qquty

遗失在北戴河

我怀念北戴河那个让我住了三年的地方,不是仅因为他让我度过风风火火的大学时光,而是阴沉的总要下雨,一个人孤单的北戴河,这时候估计北戴河的梧桐树该开花了,建超谈恋爱后机会每次独自34路下车后都会自己走回学校。即使是阴雨天,每条小巷也有自己的清澈。 夏日的繁华和冬日的寂静,不分冬夏,都透出那份清澈,一年四季的慵懒,与寂寞。偶尔经过繁华而杂乱的市场,体会市井生活的温馨与吵闹。寂静下透着点波折的小感觉,与鸽子窝缓和的沙滩相称,永远是平静的潮涨潮落。人们说丽江是疗伤之地,细致的北戴河也是,你会平静。平静到堕落于这个城市,最后灵魂迷失在这个城市,而至于肉体在游荡。一个人的班得瑞。一个人晨练跑步经过老虎滩海边长廊。环绕着联峰山,看着视野中满视的红顶房。那个阴沉得下午,自己安静的Ludovico Einaudi。在阴雨之地,当雷落下到海里之际,你拿着杯中的酒一饮而下,释怀于不释怀交织中,你不知道你窗外养那盆小黄花能不能继续不谢。理解一下海子,有一栋房子,面朝大海,哪怕是浅浅的一汪。坐等春暖,花爱开不开,有着满园的梧桐叶,和爬山虎,还有无数的失梦人,证明你的存在。

评论

© qquty | Powered by LOFTER